欢迎来到你我贷!客服热线400-680-8888

国泰基金总裁金旭:我们是一群40岁涅

2014-02-19 11:44:15
来源:你我贷

理财周报副主编汪恭彬/文

我为何而生?

罗素在自传的前言中说:“支配我一生的,是三种单纯而炽热的激情: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人类苦难难以言诠的同情。”

她说这一句话完美地诠释了她的状态。

她解读罗素心目中的爱情,不单是良人佳偶,而是把博爱视为她眼中的瞳仁。

在年华正茂的中学时代,她就恋上哲学,习阅各路哲学经典;也就在彼时,她的潜意识里就悄然立下了救世情怀。

“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捍卫人的最基本的权利?”

于是,在灿若星河的1986级北大法律本科,我们找到了她这张光彩照人的面孔。

她有极强的逻辑思辨能力,她原本可以成为一位名利双收的大律师,但她持守住了她的信念。7年后她顶着北大硕士的光环走进了证监会,成为其间30名工作人员中的一员。

在这间著名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她服务了九年,她全程参与基金法的起草立法,主要参与完成了中国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的试点工作。

今天,她这样解释当初的选择,“如果做律师或法官,我的专业可能只服务一人或极少人;但参与立法,我可以从事为很多人谋福祉的工作。”

今天,她早已离开政府部门,在基金业历练多年。

她笑称似乎与当初志向渐行渐远,但她内心的执着却一刻也不曾消逝过。

“我面对的至少有几百万持有人。”

我猜想她的性格一定果敢刚毅,雷厉风行。她给我的答案令人意外,“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和自己较劲的人。而且我乐在其中,每每胜过自己之时更是享受。”

我忙说,世人皆爱身体,但宁要恨恶自己,才能长足进步。

这也正暗合了圣保罗的名句,“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她点头赞许。

她提倡自我超越,战胜老我;她推崇“优秀是一种习惯”;她悲天悯人,带领同仁为贫困孩童点上红蜡烛;她信奉心灵自由,绝不能让思想有任何边界。

我们的对话畅快淋漓,临近末了,她送我一本历史传记。她说她数度落泪手不释卷,我翻开,只见一句,“有的人被国家感动、被理想激励。”

我也把这句话送给她,因这正是她的写照。

不错,她就是中国最年长基金公司――国泰基金的总经理金旭。进入对话。

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我们从来不盲目创新,我们只是把普通的事情做得更好”。

理财周报:我以前的感觉,国泰是一个暮气沉沉的公司,国企氛围浓厚。现在从外围最直接的基金发行和业绩看,有了很大的改观。

我特别想问,外界也有很多对国泰的评论,你是如何大幅度改革的?

金旭:我实际上最愿意讲的一句话是“我们从来不盲目创新,我们只是把普通的事情做得更好”。我觉得这句话对国泰来讲可能是实用的。

我们现在还很难讲有能力,或者说是去明确对创新的定义是什么。但对国泰来讲,我觉得它原来的底蕴已经非常好了,那我们需要把它做得更好。我觉得这是很有可能,我们三年下来就是把“优秀是一种习惯”具体落实到每一个环节里面。

我们这三年主要是练内功,我们在讲超越,既是自我超越,也是超越别人。

所以可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的理念,或者制胜法宝。我们做的很普通。

理财周报:举个普通的例子吧。

金旭:我很愿意举一些小例子。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会和大家一起,做得更具体、更实际。这就是我们的全部。比如从管理团队开始把工作时间拉长,从8小时到12小时或者更长,把普通事情做得更好,把工作质量提高。

理财周报:国泰是中国第一家基金公司,你赞誉它之前的底蕴很好。实际上很多人认为它的国企氛围已深入骨髓。但你其实采用的是一种渐进的,其实也是最根本的方式,推行优秀是一种习惯。为什么这样做?

金旭:国泰有非常优良的风控、稳健的历史记录,否则我们不可能拿到全牌照。这是非常好的底蕴,我们要存留,要做得更好,要把标准定的更严格些、更市场化一些。

如果非要说摒弃什么,我也认为可能以前大家自我超越的动力不足。所以我们需要一种文化的渐进式改革,事实上,三年来,我们的确有了变化。

理财周报:但也有人评论说,国泰这几年人员流失率比较大。

金旭:外界对国泰有误解。

实际上我们的高管班子更换非常自然。我们有两个副总一个是到龄退休,一个是因为分居两地才离开。所以高管层自然更替,补充了两个副总。我们的中层直到今天,绝大多数都没有变动。

有人冲锋陷阵,有人支持贡献,有人愿意跟随。我不强求每一个人和我一致,我其实知道我可能会让我的员工们很累,但是我有充分的信心,有一天他们在面对残酷竞争和市场洗礼时,他们会怀念我们在一起很累的时光,觉得那是物有所值。

理财周报:当你把优秀是一种习惯推行下去的时候,遇到的最大阻力是什么?

金旭:是自我满足的心态。

刚开始时,国泰要参加一个项目的竞标,我要求团队加班,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又是我们加班?

我就说,如果这事发生在一个优秀的公司身上,如果领导让我加班,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被信任、被承认的荣誉感;第二个感觉是应该感谢公司,通过新东西学到很多。知识也会越来越丰富。我们的员工经常问我,别人为什么优秀,我说这就是区别。

我们当年曾经有一个员工,文字不错,让他调到总办来,吓得他辞职了。为什么呢?领导要求太高了。

理财周报:你怎么改变他们?你要求团队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吗?

金旭:我经常和团队、员工交流。只要他愿意跟随,我其实接受他们的状态。

有人冲锋陷阵,有人支持贡献,有人愿意跟随。我不强求每一个人和我一致,但是我有充分的信心,有一天他们在面对残酷竞争和市场洗礼时,他们会怀念我们在一起很累的时光,觉得那是物有所值。

理财周报:你的中高层和你的理念一致吗?

金旭:差不多。

我曾经送给我们同事一个PPT,主题是40岁的老鹰。当老鹰活到40岁时,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猎食;它的翅膀变得十分沉重,无法展翅高飞!它只有两种选择:1、等死;2、历经一个十分痛苦的蜕变过程。它必须很努力地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用它的喙击打岩石,鲜血淋漓,直到喙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候新的喙长出来。历经150天的操练,老鹰重新得力,展翅高飞,再活30年岁月!

理财周报:你也要做40岁的老鹰?

金旭:我也40岁了,大家一起学。

我也要求40岁左右没有自我超越能力的,都要学。

这个行业正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不开拓不进取就被甩在后面。如果你选择做这个行业的井底之蛙,你会窒息而死,没有生存空间。

理财周报:你希望做40岁老鹰的这种性格,是天生的吗?

金旭:我天生对自己不满意,自我超越动力极强。

我记得当时去上中欧EMBA的英语班,很苦,也想打退堂鼓,开车去学校准备退学,结果路上想,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就掉头回来,反而很开心,后来也不觉得这么累了。

理财周报:人总是爱惜自己的肉体,我的理解,你的意思是否是要恨自己?

金旭:这有的时候是一种性格,是一种习惯。我个人完全同意你的观点,要和自己较较劲。

理财周报:是遗传吗?

金旭:我们家人都挺自我较劲的。

理财周报:累吗?

金旭:因为是DNA的东西,不觉得累。有人说,有信仰的人很累。我就说这是标准的没有信仰的人说的话。

理财周报:你不累,可能你的团队会很累。

金旭:过过小日子,也是一种状态和生存方式。但我们所在的这个行业正处于野蛮生长阶段,不开拓不进取就被甩在后面。

如果你选择这个行业的井底之蛙,你会窒息而死,没有生存空间。

理财周报:有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些苛求员工,他们快乐吗?

金旭:不认同这种观点的,我也尊重。重要的是帮助每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状态,然后一块做事情。这是我要做的。

我们的业绩有了很大的提升。很有意思,我们发现还是原来一批基金经理,但自我超越的精神、状态比以前强很多。

我挺感动的,看来大家也在想这些事情。

理财周报:自我超越的结果如何?大家改变了吗?

金旭:我们的业绩有了很大的提升。很有意思,我们发现还是原来一批基金经理,但自我超越的精神、状态比以前强很多。我挺感动的,看来大家也在想这些事情。我也问他们,想过没有同样一群人,为什么有这样的业绩?对于我们来说,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大家其实都是财富自由的团队,我经常问他们,财富自由之后你们还想干点什么呢?然后呢?更加自由?再然后呢?

人活在世上总要追求点什么。如果为了钱,就是最不值钱。什么东西,只要明码标价了,就不值钱。

总要为点什么吧?不一定非要说高尚的信仰,我觉得为了信任,也是一种。

理财周报:现在找到了吗?

金旭:我觉得有。小的层面,为自己负责,可以是优秀是一种习惯,与公司共成长;稍高的层面,为股东负责,创造良好的投资回报;最高为投资人负责,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力所能及情况下,履行社会责任。

理财周报:这也是你个人的信念吗?

金旭:我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到每个人都会走这样过程,从贫穷到实现财富自由之后,都希望在精神层面得到升华。

我希望把我有限的能力分享给家人、亲友、团队。

到了最高层面,我相信这是一种主动的给予之爱,去主动的帮扶,通过自己的努力、行为方式感染别人,进入良性循环。

理财周报:你怎么评价你在国泰的三年?

金旭:我来国泰三年,参加过三次新年晚会。三次会议的主题,可能能够说明我们循序渐进的轨迹。

第一年的时候我们叫“新国泰、新十年”,叫这个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国泰已经走了十年了。至今我还记得当时我做了开场白,我提议所有的员工全体起立向国泰过去十年所有的董事、监事,所有共事过的员工鼓掌。因为我们要迈向一个新十年了。

第二年我们叫“新高度、新起点”,因为第二年我们搬到了环球金融中心。

理财周报:你倒是非常应景。

金旭:对,因为应景,又刚好契合了我们国泰的这种发展的轨迹,这是新高度,也是新起点。

第三年就是2010年的新年晚会,我们的信心更强了,我们的员工曾经有个提议,叫“激情和超越”,我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因为我很喜欢毛主席的诗词,第一年我就用了“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员工这种心态的变化,你也可以看到国泰近年来发展的轨迹。但实际上,国泰的每一步都还没有达到我希望达到的标准,所以你说有进步,我觉得很欣慰。

我读书特别多。

初三到高中时,很多哲学书都看完了,学法律也是因为这个。潜意识里面就想着如何捍卫人的基本权利,就喜欢为人类最基本的东西做点什么。

理财周报:可否分享一下你的个人经历?

金旭:我是1986年进北大法律系。我们那一级160人,毕业后我们大部分同学都做了律师,个别做法官、检察官,后来也大多当律师了。

我的逻辑能力很强,很多人和我说,我可能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律师,非常可惜。但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自己的选择。我读书特别多,初三到高中时,很多哲学书都看完了,学法律也是因为这个。潜意识里面就想着如何捍卫别人的权利,就喜欢为人类最基本的东西做点什么。

理财周报:你在证监会呆了9年。

金旭:我觉得毕业后加入证监会很幸运。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是一个团队,大家都在为中国的一个崭新行业进行创业,是为了塑造市场,是一种事业精神层面的追求。

我到证监会也参与证券和基金法的立法,我觉得法律就是一件捍卫人类最基本的尊严的武器。

理财周报:但你后来下海到基金公司是为了什么?还在持守你的信念吗?

金旭:现在看离我目标越来越远了(笑……)。

所以从我的历程可以看出,没有什么品德高尚与否,我对钱不敏感,我选择做一名公务员,而不是律师,是自己选择的。做律师只能为一个客户得到专业的服务,而国泰有几百万客户,用我的精神、理念、专业能让更多人受惠。听起来很朴素,而且是本原自发的,不是非要给自己标榜一个什么东西。

我有自我反思的习惯。性格测试结果说我是擅长反思、分析的人。后来大家一致认为是这样的。

理财周报:性格测试很有意思,也特真实。

金旭:以前做过一次测试,有15道题,很多人都一起做。最后结果,我的行为模式是志向高远。我一度怀疑是不是预先安排的结果,但完全是自动生成的。我就认真反思,我的志在哪里?高远在哪里?

虽然比较高兴,可是从另外角度讲,我所谓的志向高远其实是很普通很基本的东西,是谁把这个社会最基本的东西变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理财周报:会不会感觉很无力?

金旭:所以我和我们的团队在一起。

我们启动的红蜡烛计划帮助偏远地区的儿童,我们每一个管理者都要写一篇文章,我在文章末了引用罗素的话,“支配我一生的,是三种单纯而炽热的激情: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人类苦难难以言诠的同情。”

我们做红蜡烛,要求大家价值观统一,品德要高尚,要求大家要不断自我学习,不断超越。罗素理解的爱情是博爱,对人类的苦难生活怀有巨大的同情心。拥有这三条,我觉得一个人的人格就是完善的,就会好很多。

我们还在保护之中,我们还没有到尸横遍野的时候,没有到真正的市场化,没有到靠专业能力实现差异化的时刻。

所以这种角度看,我是有乐观倾向的人,当然有时候也被这种乐观所挫伤。

理财周报:你参与了基金法的立法工作,最近一段时间大家也都在探讨基金法的修改。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基金行业进入一种危局,最核心的是留不住人才。你怎么看当下的行业问题?

金旭:我可能比较乐观些,我不认为行业走到了危急关头。

以我自身的体验,或者你问合资公司的外方老总,外方销售人员,你就明白我们还在保护之中,我们还没有到尸横遍野的时候,没有到真正的市场化,没有到靠专业能力实现差异化的时刻。

所以这种角度看,我是有乐观倾向的人,当然有时候也被这种乐观所挫伤。

理财周报:有人认为基金经理老鼠仓是法律倒逼的必然结果。

金旭:这个行业,老鼠仓应该人人喊打,实际上它是糟蹋了行业的基石。监管机构做了一件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其实是帮我们,我们应该恨那些搅乱行业的人。

法律是很低要求的基本准则,我们为了立足市场,应该自我要求很高才对。

美国的一些资产管理公司,尽管其监管机构允许他们申报买卖股票,但有些资产管理公司自己不允许,因为担心和持有人利益相冲突。

理财周报:立法层面,你觉得我们需要哪些改变?

金旭:受一些立法、监管措施的限制,我们在创新的空间(主要是产品创新的空间)和基金公司组织形式多样化等方面急需改变。

但我并不认为只有股权开放才能根本解决问题。因为它不够全面,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为什么我旗帜鲜明提出立法市场化问题?立法是人类共同行为的基本准则,所以你要给大家要在基本准则上有无限想象和发展空间,而不是情不自禁放在道德层面上去,道德约束是极度限制人们的思想和自由。这是一个必然,人类历史就是这么一个结果。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按道德标准要求立法。我们国家也不是这样。

立法要市场化,要与时俱进。1998年,我从头到尾参与基金立法,现在市场变化已经天翻地覆。

所以我认为立法最根本的有两条,一是基金产品的多样化;一个是基金公司组织形式的多元化。也正是这两点,导致了目前基金公司同质化、基金产品同质化两大问题。

理财周报:会改吗?你期待组织形式会带来什么变化?

金旭:市场、监管机构、立法机构都有共识。还要看立法基础,但立法是一个复杂系统,需要时日。

组织形式的变化,应该说要最终体现对人的基本留存起到积极作用。但我从来不认为这个是唯一解决方法。

至少我从来不是。如果不解决,我也会一直留下来。尽自己的能力做点事情。

我三年前来的时候是立志把上海的国泰变成全国的国泰,现在接近完成;下一步是要把全国的国泰打造成全世界的国泰。

理财周报:你刚才说到基金公司同质化和产品同质化两大问题,在立法层面尚未根本改观之前,你如何让国泰不一样?

金旭:这是非常难的问题。我们还没有到那个阶段。

国泰的第一步叫自我超越,现在接近完成;第二步,需要考虑我们怎么能够让别人觉得国泰和同行有什么区别,大家可能谈的比较多的是创新。但如果众人都创新,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我们这两年在国际业务和财富管理上花了大力气。

特别希望国际业务能够在国泰这样的平台上走出来。

国泰刚刚更换了新股东,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把国际化标准推行下去。

如何让国泰与众不同?我三年前来的时候是立志把上海的国泰变成全国的国泰,现在接近完成;下一步是要把全国的国泰打造成全世界的国泰。

如果这样的发展战略,国际化和财富管理业务一定要坚定走下去。

理财周报:有没有一个量化的指标?

金旭:三到五年进入行业一流,有行业影响力。

理财周报:但据我所知超过十个基金公司都雄心勃勃要进入前十。

金旭:那就努力:要做到更好。

理财周报:你目前想的比较多的问题是什么?

金旭:如何自我超越,也看同行,但主要是学习。

我觉得在当前阶段自我超越是最重要的。我是特别的原教旨主义者。我对自我的约束要求特别高,我很少看着对手跑,我都是和自我较劲,我看同行是要学习,不是为了超越去看。

理财周报:你的意思是战略上你要学习优秀的同行,战术上你要自己研究。

金旭:是的。

我记得林义相曾经说过一句话,基金公司走到今天才是马拉松的第一步。我挺认同的。谈一切还为时尚早,所以很少做这样的预测,浪费时间。

我们投资总监归江说过一句话,实际上如果我们把自己的跑冒滴漏堵住了,我们一定不是今天。现在我们还是保护的状态。竞争手段和格局都还很年轻。

理财周报:你现在和股东方面沟通的很好吧?很多基金公司股东和管理层摩擦不断。

金旭:我觉得我受过很多苦,老天对我很眷顾,碰到很好的股东。

股东对我们的支持是第一位的,如果没有股东、董事会的支持、包容,我们的很多想法和理念无法去实现。

我的个性很强,如果董事长不包容,也很难实施。

但他们都知道,金旭就是这样的人,没有什么私心,董事会股东信任我,我也感激他们。

推荐阅读

国泰基金网上交易

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网站为大家提供完善的服务,具体介绍如下:1.信息查询:基金净...

国泰基金怎么样?

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3月,是国内首批规范成立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

20多家基金公司抢滩淘宝又范...

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报的淘金互联网债券型基金在8月1日获批,据了解,这款产品是...

ETF国际范国泰基金再度牵手...

国泰纳指100跨国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从4月15日起开始正式发行。作为...

【热点】国泰基金张一格详解国...

国泰基金...
各国货币融资租赁贵金属证券公司期权交易贷款知识期货公司金融知识银行理财产品银行网点信用卡信托产品
  • 热线电话(服务时间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5 你我贷(mobizila.com) 网上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杜绝借款犯罪,倡导合法借贷,信守借款合约
关注你我贷官方微信